安全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Evernote幕后高人田溯宁已为其进军中国铺平道路

发布时间:2021-01-21 08:19:12 阅读: 来源:安全网厂家

【编者按】:本文编译自PingEast,PingEast是由 《第一财经周刊》主笔、驻旧金山硅谷代表 @thomasluo骆轶航 维护的英文博客,致力于成为连接中国与硅谷高科技行业的桥梁。本文由作者授权雷锋网编译,原标题为《The Man Behind the Curtain Has Paved the Way for Evernote in China》。本周就是Evernote的专场秀,融资、收购、宣布进军中国,或许你认为进军中国风险太大,确实,要在中国建立一个数据中心充满太多风险与不确定性,大家肯定还记得Google的进入中国的惨痛经历,你必须首先将服务器上的数据放在中国,获得许可以及运营权,但这样你就不得不忍受中国政府的审查以及美国国会的质问,最后,你身心疲惫,然后决定follow your heart,最终失去这个市场,甚至永远的失去,就像Google一样,但是,我想Evernote在处理这类事情上,比Google更明智。

幕后人正如Evernote所称,最近的一轮融资由Meritech Capital 以及CBC Capital领投。我想很多人都应该知道Meritech,他曾是Facebook,Saleforce,Zipcar处于成长阶段的投资人,但很少有人了解CBC,如果你能将CBC与Evernote的中国数据中心计划联系起来,那就对了。

CBC是China Broadband Capital的简称,这是由Edward Tian(田溯宁)于2006年所创办的风投公司,专注于与电信以及数字媒体有关的投资。田溯宁现年49岁,20世纪90年代在得克萨斯理工大学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于1996年联合创立亚信,率领公司于1999年在纳斯达克上市,1999年6月离任亚信,就任新成立的国有带宽网络运营商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在2002年创立中国电信的时候扮演者至关重要的角色,2004年带领中国网通在香港上市。

最重要的是,田溯宁还有另一层身份,他还是Cloud Valley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这家公司位于北京南部,为基于云的公司提供数据中心以及基础设施,公司还与CBC合作孵化云创业公司。

这对Evernote在中国的道路有什么意义?CBC在Evernote上有着大笔投资,而Evernote又将基于Cloud Valley的服务建立自己的中国数据中心,Cloud Valley又是田溯宁的,看到这里,你该明白了吧?

在过去7个月,Evernote的创始人以及CEO Phil Libin亲自造访中国三次,参加了TechCrunch去年10月在北京举行的大会,一个半月以后,又出现在北京出席由田溯宁主持的CloudValley World 2011,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Phil又出现在了中国。

虽然有这么重量级的幕后人物,Evernote的中国数据中心之路仍旧复杂,需要通过政府机构的审核,与其它所有想进入中国的互联网内容服务提供商一样,政府要求它们成立一个合资公司以方便服务,而且合资公司中,外方股份不得超过50%。

毫无疑问,CBC将会成为Evernote中国股东之一。CBC将外国公司引入中国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MySpace。2007年,CBC Capital,IDG以及 新闻集团成立了个一个合资公司帮助MySpace在中国发展,其中田溯宁在公司实现这层特殊架构关系中充当着核心角色。虽然事实证明,MySpace在中国的发展非常悲催,但从没有受到过来来自政府方面的审查,MySpace全球性的失败是因为Facebook的爆发。

联系种种,你会发现,田溯宁无疑是为Evernote中国之行保驾护航的最佳人选。事实上,田溯宁就是一个创业家,先是创办了一家私企,然后参与创办国企。很少有人能驾驭两种不同类型的公司,但他却做到了,而且,在他担任中国网通CEO期间,在中国国有公司中首次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全球管理团队,他精于处理与政府相关的事情,资本运作以及国际管理,中国网通的上市就被广泛认为是国有企业走向国际化的典型代表。最近几年,他的密友,传媒大亨默多克以及Yahoo 前CEO 杨致远都加入CBC以及Cloud Valley。

大概鲜有人知道,Google当初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在2010年曾与中国政府撕破脸皮,陷入僵局,为了找到解决这个大麻烦的最终解决方案,拉里佩奇以及希尔盖.布林曾找过田溯宁以及上海传媒集团前总裁黎瑞刚,双方曾在期间商谈过几次之后,最终决定,Google需要将服务器从中国搬到香港以避免中国政府审查,同时还能继续服务内地用户,这种方案最终被Google及中国政府所接受。

这个故事对Evernote又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的合作伙伴是曾让一个海外互联网公司摆脱僵局的人,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作为一个内容服务提供商,Evernote不可避免的要与中国监管机构周旋,必须面临来自监管以及用户方面的审查与隐私问题。因此,找到一个能够平衡两者的合作伙伴,就能帮助公司预防局面变得更糟,或者情形紧张的情况下能让公司最终摆脱危机。

挑战与解决办法雷锋网之前曾发布过一篇文章叫做《Evernote进入中国,奈何忠实用户不买账》,里边讲述了丁香园CTO@Fenng发微博挖坑:Evernote进入中国,铁定失败。提前挖个坑。

确实,Evernote的中国计划遭到来自中国110万用户的矛盾的或者负面的评论。

国内著名的个人IT评论博客@月光博客发微博表示:Evernote如果要进入中国,需要明确一个问题:用户的个人隐私以及个人数据是否会因为某些“法律”方面的问题而交给第三方,如果是的话,那应该明确几个问题:什么时候交,以什么方式交,交多少数据,交之前是否会通知用户。

面对同一顾虑有网友@Victor-聖调侃道: 时机正确,团队强大,已经有较大的中国用户的基础,唯一的难点:政府公关与道德底线…

当然,也有许多用户站在Evernote一边,认为建立一个中国数据重心会加速服务的同步性,这对用户使用云产品的时候,提高产品用户体验非常重要。

除了用户不看好,还有支付方面的挑战。之前Evernote已经在Google Play提供了一个中国版本的Evernote,但一些中国用户反映,他们无法更新到最新版本,然后公司又在二月份提供了一个中国Android版的Evernote,通过移除Google结账模块让Evernote更好工作,这当中存在中国监管机构以及Google两方面的限制:中国政府不允许Google在中国运营支付服务,然后Google也不会麻烦中国。

虽然Evernote在发布中国本地版Android应用的方式非常灵活,但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付费用户无法通过Android设备进行支付。最近Phil透露,付费用户中,只有1%来自中国,并不是因为用户行为,而是因为无法进入支付通道。Evernote要面临的问题就是,中国碎片化的Android通道以及当地的多家支付通道。顺便说下,在苹果中国App Store中,支付方案除了支持Visa,还支持银联,而Evernote到现在也没有在其iOS应用内支付系统中支持中国银联,这是个问题。

今年二月与Phil会过一次面,正如他所说:虽然美国用户只占了Evernote全球用户的三分之一,但仍旧是最大的市场,日本第二,中国增长速度非常快,排名第三,这也是由于中国智能手机用户的增加。

Phil还说:“我们考虑国际化从根本上就不是以销售为出发点的,我们专注的是创新,将会在中国,日本以及朝鲜采用不同的用户界面以及设计理念,让Evernote变得更好,在中国,我不关心是否被山寨,甚至不关心它们是否比我们便宜,我们真正关心的是,山寨版是否会变得越来越好”。

现在Evernote的一半收入都来自日本,DoCoMo Capital 曾投资Evernote,然后再所有NTT DoCoMo的智能手机中,都预装了Evernote,那么,田溯宁的CBC又将为Evernote带来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一个安定的环境。相对于其他进入中国的跨国互联网公司来说,Evernote至少在这一点上要比他们走得更远。

(责任编辑:吕光)

魔龙诀无限金币版

猎魔守护者汉化版

神墓o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