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王灵异之带血的馒头-【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2:07 阅读: 来源:安全网厂家

这故事,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城南一处高校。这所高校的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分别建在教学楼的两边,男舍在东,女舍则在西,教学楼后边是体育场,食堂和图书馆都在体育场的西南角,而食堂是图书馆的必经之路。

寂静的夏夜,天总是很闷热,空气里没有一丝风意,知了懒散地唱着歌,让人听了厌烦。萧晴晴很舒服地趴在宿舍的床上,边吃冰棒边看着恐怖小说,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在闲暇之余捧着图书室借来的恐怖小说看,一看就是半天。虽然她胆子较大,但在黑天看,多少有点心惊肉跳,更可况此时宿舍空无一人,在这气氛下仿佛身临其境般惊险与刺激。

萧晴晴浏览至细微处,耳边似有一阵翻书的响声,她瞪大了双眼,她的书尚未动过,再看宿舍内,姐妹们的书也好好摆在哪里。宿舍的窗子虽说开着,可没有一丝风吹进来,书又都纹丝不动,翻书声从何而来?

一忽儿地,有人从外面将门踹开,震得她激灵一下,她反弹性地问:“谁?”

回答她的,是曾梅爽朗的大笑:“我猜的没错,我们家晴晴果然又再看鬼故事。”

“天呀。”萧晴晴大脑的思维正处于故事里紧讲的紧张时段,曾梅来这么一下子,差点吓得她魂魄出窍。她狠狠瞪了曾梅一眼:“知道我正看恐怖故事吗?还那么大声,简直像吓死人咧。”

曾梅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她一屁股坐在床铺上,嬉笑道:“既然害怕,你干嘛还要看呢?”

“我喜欢呀。”

“你脑子没问题吧,小心吓死你。”

萧晴晴不服软地回答:“姐姐我看的恐怖故事无数,不是没被吓死吗。”

“那你给我们讲讲吧,让我们也听听。”社长李敏君也说。

除了萧晴晴以外,曾梅她们也喜欢鬼故事,只不过萧晴晴喜欢看,而她们喜欢听。

宿舍的四川妹胆小鼠,却不敢听也不敢看。她本名叫莫玉,平时胆小如鼠,半夜去厕所都要有人陪着,否则就算憋到尿床也不敢去,因此大家给她起了这么一个绰号。

宿舍的姐妹催促萧晴晴,她开始讲了刚才看的那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血馒头,说在一个偏僻的学校里,流行一种游戏,住在同一个宿舍的姐妹,共同准备一个馒头和一根蜡烛,宿舍有几个人就切几块,每人分得一块。游戏开始,女生们围成一圈,点燃蜡烛,放在正中,随即分别把自己的手指扎破,把血滴在一个自己的那块馒头上再吃了,并闭上眼睛默念“荡荡幽魂,何处存留,三魂早降……”然后一起一起吹蜡烛,宿舍有几人便吹几下,最后一下一定要吹灭,否则会有血光之灾。

这小说里的三个主人公小尹、殷红和木子闲得无聊玩了这个游戏,之后小尹实现了她的愿望,就是身边的人都多一些健康快乐。她实现愿望的第二天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接着是殷红,她实现愿望的第二天也失踪了。最后一个是木子,同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她们的去向,这个事情成了一个迷。

学校的一个清洁工打扫她们宿舍,发现了一个血红的馒头。隔了几天,有人半夜上厕所,看见小尹三人进出她们的寝室,两眼直勾勾,嘴里不断往外冒血,样子恐怖极了,后来那间宿舍被封死了。

小说里还提到,这个游戏是带诅咒的,若是其中一个人许得愿望有伤害其他人之意,她的愿望实现后就会死,成为施咒人。而这三个好朋友中,木子是是不纯心那个,她对同性的小尹产生好感,跟她表白过,小尹拒绝了她,还告知了殷红,致使殷红骂了她一通。她积怨在心,暗地里许愿让小尹和殷红都死掉,她许愿时不把此事当真,谁料她俩却真死了,她也被两人的冤魂勾走了性命。

萧晴晴讲完了,大家还沉浸在故事里,尤其是杨柳,她目光灼灼地望向萧晴晴,似要望进心里去。

胆小鼠从在被子发抖,她探出头:“刚才的故事好吓人。”

杨柳傲慢的一仰头,讽刺道:“呦,这么无聊的故事,还把你吓成这样。”她的话音刚落,宿舍里的灯忽悠一下黑了,大家都陷入一片黑暗中,杨柳吓了一大跳,失控地和胆小鼠一同叫喊起来。

在这空当,查寝的高主任经过,她大呼道:“嚷什么,到时间熄灯了,赶快睡觉。”

原来是熄灯时间,刚才听故事入了神,都忘记了时间,大家都虚惊一场。管理走后,曾梅借机嘲讽杨柳一通,说她这个小胆有什么资格笑话别人。杨柳无言以对,不满地哼了一声,她把枕头往床头一扔,躺下睡了,其余人也懒得理她,相互道了声晚安睡了。

整个宿舍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无人听见,窗外的樱花树猛烈摇曳中,窜出一声忧郁的叹息。

第二晚,等学生们吃完饭,曾梅从食堂偷拿出来一个馒头,对宿舍的姐妹说:“不如,我们也玩一下晴晴说得那个游戏吧,一定很刺激的。”

“不要吧,会撞邪的。”莫玉举起双手,拼命晃了晃,眼睛里故意挤出几滴泪,以表示她是一个柔弱的女孩,让人怜悯。

萧晴晴也赞同莫玉的话,她说万一引来什么脏东西,那可就闹大了。曾梅玉手一挥,她说萧晴晴顾虑大多了,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的,宿舍有没有扑克,玩个刺激点的游戏有不会怎样。曾梅坚持要玩,萧晴晴也不好说什么,便同意了,大家都做好了准备。意外地,杨柳也参加进来,按她的话说,胆小鼠都参加,她为什么不能,因为只是个游戏,大家也没拒绝她。

宿舍熄灯后,大家开始行动了,萧晴晴说了游戏的整个过程,她搬来一张一桌子,让曾梅把馒头放在中间,,让大家围着桌子坐下来,把蜡烛点燃,放在桌子正中,所有人的蜡烛同样围成一个圆,她切开馒头,每人分得一块。女生们刺破自己的手指,滴一滴血在馒头块上,放进嘴里吃掉,然后闭上眼,心里默念咒语许了愿望。

等蜡烛熄灭了,箫晴晴把剩下的馒头丢到了宿舍外,她宣布游戏结束时,杨柳嗲声地说:“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这有什么好玩的。”

曾梅不乐意了,她拿话枪杨柳:“是你自己愿意玩的,没人逼你。”

杨柳平时和曾梅是死对头,一见面会吵了不停,现在她也不甘示弱,反驳道:“谁会知道你们会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我要是知道,打死也不玩。”

曾梅暴脾气上来了,翻身下床要去揍杨柳,被李敏君她们拦住了,李敏君给了杨柳一记白眼:“你就少说两句吧,别没事找事行吗?”

杨柳见舍长都帮曾梅讲话,大喊道:”我就知道,你们从来没把我当成好姐妹。“杨柳说完,黑着脸甩门出去了,杨柳这一出去,就没再回来。

次日也没见到她上课。萧晴晴她们只当她跟曾梅赌气,才请假不来上课。课余,班主任问曾梅她们杨柳怎么没来上课,她们才知道杨柳没有请过假,曾梅跟班主任吴老师说她昨晚跑出去就没回来,吴老师得知就给杨柳家里打了电话,杨柳父母说她并没回来过。

她既没回宿舍没请假,也没回家,那她去了哪里?班主任也开始着急,带班上几个男生去杨柳可能去的地方寻找,都没有见到她,她整个人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这个事情在高校里传开,学生众说纷纭,有人说杨柳跟本校的男生私奔,还有人说她被绑架了,不过这只是人云亦云,具体去向,只有杨柳自己知道。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食堂保洁员赵姐惊慌失措地跑来找吴老师,说她刚才去食堂柜子拿东西,看见他们班的杨柳在里面闷死了,吴老师带着那几个男生去看了,果然,杨柳躺在食堂后厨的柜子里,早已停止了呼吸,吴老师赶紧联系校长并报了案。警方赶到后,对杨柳尸体做了仔细的查验,推断她把自己关进柜子里闷死的。杨柳的五官让人挖去,脸皮也剥下来,只剩肌肉的脸部都变了形,手段极度血腥残忍,现场没有发现任何人的指纹,不能肯定她是否自杀。警方还发现,杨柳的嘴里有一块染血的馒头,他们拿去化验了,里面未有含毒的物质。

警方通过校长,把301宿舍连萧晴晴在内的几个女生叫办公室,仔细询问了一番,女生们都一致说未见杨柳有异常举动或仇人,她们对提血馒头游戏的故事只字未提,在事情查明之前,她们还不敢说杨柳是诅咒害死的。警方也没再问什么,让她们回教室。从办公室回来,曾梅就嘟囔:“都怨我,我要是不跟杨柳吵架,她也不至于想不开……”

曾梅话还没说完,萧晴晴赶紧捂住她嘴,低声道:“梅姐,你叫那么大声想死呀,早知道现在还不能确定杨柳怎么就死了。”

转瞬,她眼帘微垂,叹了口气:“要怨,也应该怨我的,若不是我让大家要那个游戏,她应该不会出事。”

李敏君拍下萧晴晴的后背,安慰道:“好啦,你们都别自责了,要怪就怪我那晚说话重了,我们先回宿舍再说吧。”

萧晴晴握着曾梅的手,跟李敏君她们回到了宿舍。杨柳的床铺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被子整齐的叠着,化妆镜倒扣着放在上面,虽然警方来检查过,却也没怎么翻动她的床铺,因为她离开后失踪的,宿舍里不可能留下什么痕迹。曾玉仰头躺在床上,叹了口气,表情担忧地说:“你们说,杨柳的失踪是不是真的与那个游戏有关呀。”

李敏君用手指给了曾玉一记爆栗,让她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尽管做为高校的学生,不应相信世界上会有什么鬼,不过杨柳的死还是给301宿舍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阴影。一个人莫名其妙就死了。还是自杀得,碰巧还是在玩了灵异游戏之后死的,这些难免让同舍的女生们联想到跟鬼有关。

女生们都怕黑夜的到来,如果真有鬼怪的话,那样就意味着还有一个人死去,说不定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身上,这么想着,大家的心也悬着。

一天就在浑浑噩噩的中度过,夜晚悄然降临。301的女生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尤其是曾梅,她总觉下一个轮到的,肯定是自己。

吴老师让本班级捎来晚餐,有馒头、豆浆、包子和豆腐脑,转告说校长通知,近期所有学生不得踏入食堂半步,一律在宿舍等自己班老师分配三餐。

“哎。”莫玉皱起眉头,,“又是馒头,一看馒头我就吃不下。”

“吃吧。”曾梅拿出包子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边吃边让大家,“都快饿死了。”

萧晴晴她们也跟着吃了几个包子,没有人去碰馒头。可见,她们对馒头心有芥蒂。消灭完那些包子,女生们也差不多饱了,李敏君拎着剩下的馒头出去丢,胆小鼠陪她一起去了。按照她们到楼外公共垃圾桶的时间,来回有十分钟,她们却在五分钟之内就回来了,还是冲进宿舍的,顺手插上了门。萧晴晴问她们怎么了,胆小鼠脸色苍白,她断断续续地说:“外面——有鬼。”

“什么鬼?”萧晴晴和曾梅都愣了。

李敏君接着说下去,她说她和胆小鼠扔完馒头返回,见到有人尾随她们,她俩走进楼道借着灯光看去,那竟然是杨柳!她穿着死前的睡衣,她的脸——竟然是一块染血的馒头!

胆小鼠控制不住钻到萧晴晴怀里,畏缩着身子。萧晴晴轻拍她的背安慰她,眼睛盯着宿舍门,怕杨柳顶着个馒头脑袋在她们猝不及防时时闯入。

两个小时过去了,没什么事情发生,曾梅装着胆子爬到胆小鼠住的靠外上铺,通过门上的玻璃望一眼,门外什么都没有,她这样告诉宿舍的其他三人,使她们稍微放了心。大家又坐了一会,各自道了晚安睡下了,当然胆小鼠和萧晴晴挤在一起睡的。

大约过了一个多钟头,萧晴晴在半睡半醒间,模糊见着杨柳走了进来,她的脸部是死时的样子,脸上只有扭曲的肉,好像一块脱了皮的馒头。她坐到了曾梅床边,低头发出咕噜咕噜喝水的响声,不知对曾梅做着什么,萧晴晴太疲倦了,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翻了个身又睡去。

“叮铃铃,叮铃铃。”

301的女生们被闹钟铃音准时叫起,陆续起床穿衣服,李敏君动作敏捷地叠好被子,瞅不见曾梅起来,就过去叫她,一掀床帘,曾梅的却是空的,李敏君愣了一下,她不会起这么早吧。李敏君准备去洗手间看下,开门的时才知道门还在锁着,她转头问其他女生:“你们有见曾梅出去吗?”

胆小鼠说没看见,萧晴晴也摇摇头。她们三个大眼瞪小眼,心内揣测曾梅是否也失踪了。

“马上要上课了,我去厕所找一下。”李敏君说着,开门出去了。

女生宿舍每层的东面都一间厕所,每间只有两个蹲坑,男舍也一样,经常会发生因抢厕所而打起来的事件,学校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敏君进厕所转了下,两个蹲坑都没有人,曾梅也不可能去别层的厕所。她又跟莫玉她们去了图书馆一趟,曾梅也没在。李敏君请本班一男生去食堂打探了下,仍没曾梅下落。

萧晴晴突然想起曾梅床铺旁看见杨柳的事,她立刻跟李敏君她俩讲了。莫玉听了,吓得手脚发麻,她怯懦道:“杨柳回来了。”然后躲在李敏君身后。

李敏君沉默了一会儿,又试探性地对萧晴晴说:“晴晴,你没有看错吧。”

萧晴晴肯定地回答:“没有,我亲眼看见她飘进来,后来我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李敏君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死掉的杨柳竟回来了。

“彭。”一声,把沉思中的三个女生都下了一大跳,这宿舍窗子关灯好好的,走廊也没风,门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关上了,谁能解释得清。也许是惊吓过度,加上天生胆子小,莫玉竟小声哭了,这样的气氛下,李敏君无心去安慰,她上前推了下宿舍门,门锁上了,还是从外面锁上的,她拿钥匙也打不开。宿舍的窗子也是有窗栏的,人不可能出得去。

这个时候,外面人要不来找她们,她们便一直会困在宿舍。

李敏君暼了眼闹钟,她们迟到了,吴老师肯定会找她们来的。果然,不几分钟,走廊就传来高跟鞋声,吴老师开门进来了,她厉声问李敏君她们:“怎么不去上课?”

李敏君想,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她刚才用力拉门,确实是锁上的,用钥匙都没打开,吴老师却一下子打开了。

吴老师又无意问了李敏君曾梅去哪儿了,李敏君摇头说不知道,她们宿舍里的人醒来,见曾梅已经不在了,四处找也没见着她影儿。

吴老师对李敏君的话难以置信,瞅她们的眼神又不像撒谎,看来这事挺复杂,还得从长计议。他让李敏君她们先去上课,这件事他会处理。三个女生没再说什么,转身去教室里。

女舍离教室,只不过十几步,萧晴晴却觉得又一个世纪那么长。三人进入了教室,同学们注意到她们脸色阴沉着,都预感到肯定又出事了。部分同学还小声议论着,她们也无心去理会。

大半天过去了,吴老师都没露面,不晓得曾梅有无消息。莫玉用笔捅了捅前桌的萧晴晴,她扭过身问什么事,莫玉小心谨小慎微地问她:“你说,曾梅她会不会已经……”

“别乱说,现在还不确定呢。”萧晴晴知道她要说什么,当即打断她的话,她不想曾梅出事,她可是自己在高校处了三年的好姐妹,她要有个三长两短,她也愿意一道随她去了。

一整天都在三个女生在

惶恐不安

中度过,说是上课,只不过是在熬时间,最后一节课要下课了,她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了。

少顷,教室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不晓出了什么乱子。班级里的学生都跑到门口去看,李敏君带着萧晴晴挤在最前头,她拉住一个路过门口的别班男同学问出了什么事,那个男同学的回答让本班同学都震惊了,他说有个叫曾梅的学生要跳楼,萧晴晴问他在哪,他说在教室的楼顶。

萧晴晴迟疑片刻,当即冲了出去,李敏君她俩跟在后面。萧晴晴刚冲到教学楼,曾梅就跳了下来,重重摔在萧晴晴面前,曾梅头先着地,头骨裂成两半,眼球因重力的关系,飞出了眼眶,一只挂在嘴上,一只掉进了花坛里,她的三根椎骨顷刻间粉碎,她对着萧晴晴吐了口血,一命呜呼了。

曾梅死了,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死在萧晴晴面前,她一时间懵了,老师和学生以及医护人员围了上来,很快把萧晴晴挤了出来,她眼睁睁看着曾梅尸体抬上救护车,呼啸着远去了,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不。”萧晴晴双手拼命抓着头发,她不愿意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也遭受地狱恶魔的毒手。萧晴晴对天嘶吼,问他为什么不放过那么好的一个女孩。

李敏君和胆小鼠一边一个,架起接近奔溃的萧晴晴回了宿舍。她两眼无神,脑海里回放着昔日和曾梅的种种,他们一起哭一起笑,白天一起玩闹,晚上躲在被子里说悄悄话,谈成绩然将来。她越想鼻子越酸,抱着李敏君大哭一通。

她哭够了,重新振作起来,她说要去图书馆找解除诅咒的书籍,要李敏君她俩陪她一同去。

时间紧迫,她们三人不敢有丝毫怠慢,一起往图书馆奔去,为了不让其中任何一个人出事,她们约好谁也不要离开,三个人要时刻在一起。

进了图书馆,三人和管理员郑老师打了个招呼,开始分头翻找关于那个游戏的解咒资料。李敏君督嘱萧晴晴她俩有事就大叫,她会马上赶来,她俩说知道了,李敏君往里走去。

图书馆不是很大,藏书却成千上万,要找什么资料,是很费事情的,不过好在书的种类划分了各个区域,这么一来方便了许多。老旧图书与木质书架杂糅所泛出的腐朽的味道,部分书籍早零散,郑老师都细心用订书器重订上了。

胆小鼠边找边四处张望,她怕一不留神跟舍长她俩走散,自己会撞见不干净的东西。

黄昏逝去,夜色降临。三个女生转悠了三个时辰了,仍找不着关于游戏解咒的书籍,胆小鼠累得有些手发酸,她把书塞回书架,猛然见一个貌似杨柳没有皮的脸一晃而过,她的腿立刻软了,萧晴晴注意到她的异常,忙过来问她怎么了。

“那边有鬼。”莫玉用手指了一下刚才放书的地方,并紧贴萧晴晴。

萧晴晴安慰了她几句,拐到书架那边,除了几个男生在研究化学外,并无任何异常。与此同时,李敏君低头系鞋带,一抬头从书架空处瞧到一双悬空的脚,那脚上还穿着一双浅红限量版的旅游鞋,整个高校,只有杨柳穿这双鞋。

“呀!”

李敏君下意识直起身子,她的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额头布满细细的汗珠。

她掐了下自己的脸,很疼,证明这不是做梦,她刚才看到了悬空的脚,是杨柳的脚,她的全身从脚到头顶直冒凉气。

萧晴晴跑过来,问李敏君又出什么事了,她把刚才可怕的经历告诉了萧晴晴,她说还不如去请个大师帮忙了,到这里找资料,除了熬时间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瞬间,图书馆的的灯约好了似的全黑了,只剩登记处的小台灯还亮着。郑老师不在那里了,萧晴晴环顾四周,所有人都消失了,整个图书馆,只剩下她们三个。

“这下我们死定了。”胆小鼠慌了,她紧紧抱住萧晴晴。

“咯咯咯——”一阵令人听了毛骨悚然的笑响遍每个角落。

“我喊一二三,咱们就闭上眼睛冲出去。”萧晴晴对另俩个女生道。

李敏君和胆小鼠一人拉着萧晴晴的一只手,默契地配合。

萧晴晴快速喊道:“一二三,跑。”

三个女生闭着眼睛向门的方向跑,后面德阳刘紧追不舍。

“你们跑不掉的,都得给我死。”

萧晴晴不是回头看,她瞅见杨柳快追上了,但曾梅的鬼魂出现了,裂成两半的头颅上的头发都掉光了,她缠住杨柳的鬼魂,对萧晴晴说:“快跑吧,跑出去就安全了。”

萧晴晴含泪唤道:“曾梅。”转而失去了意识。

”晴晴,醒醒,又做噩梦了?“

萧晴晴睁开眼,见曾梅站在自己的床铺前,他什么时候看鬼故事睡着了呀。

战就战下载安装

指尖学园

烈焰皇朝

战神传奇无限元宝

相关阅读